非遺傳承人邬飛龍:一抔黃土一把泥 塑就民俗繪風情

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 2019-08-07 09:36:23       來源: 鄂爾多斯晚報       責任編輯: 金嘉惠

泥塑藝術是我國一種古老常見的民間藝術。據史料記載,我國泥塑藝術可上溯到距今四千至一萬年前的新石器時期,發展至今從未間斷過。連日來,在第三屆鄂爾多斯文化産業博覽交易會上,泥塑達拉特旗非遺傳承人邬飛龍的泥塑作品引起廣泛關注。

1963年邬飛龍出生在達旗原白泥井公社的白泥井大隊,和他家房挨房居住的是本家三爺爺邬三爲,此人能寫會畫、能說會唱,是一個打玩意兒出身的說書藝人。邬飛龍自幼受其影響和啓發,喜愛繪畫、捏泥人等,他常跑到自家院後的一塊紅泥地裏抓泥巴玩,一雙小手能捏出活靈活現的馬、牛、羊、狗、豬、槍、炮等等小孩子愛玩的泥塑玩具,成爲小夥伴們爭搶的珍品。近40年來,邬飛龍潛心從事繪畫、燙畫、泥塑、壁畫、現代玻璃鋼雕塑等藝術研究,並成立了研究工作室。他利用本地高嶺土膠泥,經過捶、打、揉等幾道工序,再加上自己特有的手工藝法改造處理燒成陶藝品,創造出獨具鄂爾多斯蒙元文化風情的泥塑作品。

邬飛龍從未受過專業培訓,但卻心有靈犀、自學成才。近40年來,他不論寒暑晝夜都埋頭于泥塑創作中,將半生所積澱的人生收獲融會貫通于他的泥塑藝術中,一把泥一把刀、一支筆一碟彩地刻畫和描繪出內蒙古西部地區各種民俗風情。就在2018年,他的泥面塑作品《鄉村樂隊》參加第五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博覽會傳統工藝比賽並獲得三等獎。

邬飛龍的泥塑作品大多采用了寫實的創作手法,但有時也會誇張人物的動態及表情,突出表現人物形象自身鮮明的特點,絲毫不受任何拘束。記者在此次文博會上見到邬飛龍時,他正在現場創作泥塑作品《馴馬圖》,只見他在完成前期的准備工作之後便開始上泥,上泥時需要把泥塑人物形象的頭與身體分開制作。首先,要根據支架的大小來確定人物頭部的大小,然後再根據泥塑人物頭部的比例來確定身體的大小。 泥塊一塊一塊地堆貼在骨架上需要不斷拍打、層層加泥,並用拍板砸實使其達到堅固狀態。 他告訴記者,上泥堆形要有一定的大局觀,做局部的時候需要不斷與整體比較,使局部服從整體。捏制時還需要注意人物的動態,因爲人物形象的動態是使作品生動的一個關鍵。

當形象大體塑造完成後,就需要進行細節的深入。在塑造人物的衣褶上,追求衣紋的來龍去脈,若處理不當難免會出現某些局部的細節表現得過分突出,形體的大轉折被削弱,形體間缺乏連貫或處理僵硬等。 在塑造期間,需要根據泥的軟硬程度進行加水來保證它的柔軟性。初次塑造完成,待泥塑晾幹後,再使用砂紙對不完善的地方進行打磨,然後進一步對整體作統一的調整,直至作品完成。從邬飛龍專注創作的細節神態中,可見他對這份藝術的執著。

經過多年的經驗積累,邬飛龍對曆史人物,動物及各種民間工藝有深刻的造詣,通過與社會各界名家的交流和學習,對這份傳統藝術有了更深的認識。如今,這位民間草根藝術家因其泥塑作品古樸隽秀、細膩生動傳神而逐漸被更多的人所熟知,找他做泥塑的人也越來越多,而他在對繪畫、泥塑等傳統文化作品的創作之余,對收藏也很感興趣,手頭有不少藏品,也想著打造一個具有地方特色的個人收藏博物館……

作爲非遺傳承人,邬飛龍會不定期到達旗的各個學校做推廣活動,他覺得像泥塑這樣的好手藝不應該失傳,更不能在他手上失傳。能夠參加此次高級別的文化産業博覽盛會,現場展示泥塑藝術,讓更多人了解這門技藝,與來自全國各地的泥塑愛好者相互學習交流 ,機會難得且意義深刻。而未來將泥塑技藝發揚光大,既是自己長久以來的一個心願,也是作爲非遺傳承人任重道遠的一份堅守。

記者 石全心



友薦雲推薦